3分28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23:20:3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末,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,“受疫情影响,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。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,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,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,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,我觉得它一直都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毕竟大家都知道翼装飞行是一项具备危险性的运动,所以一般玩这项运动的人也会格外小心。”Will向记者分析到,一般飞高空翼装主要会遇到三种比较危险的情况:“第一就是因为主伞没有叠好,或者开伞的姿势不对,或者各种其它因素的导致的主伞出现问题,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备伞降落;第二是没有降落原计划的地点,这会增加场地因素带来的未知风险;第三就是,多人翼装飞行时会有碰撞的危险,因为翼装速度很快,会发生撞伤或者撞晕的情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在地上活了这么多年,很多人都会有飞翔的梦想,而我觉得翼装飞行实现了我的梦想。”Will继续说道,“每次跳出机舱的那一刻起,我就忘记了一切烦恼,完全享受在翼装飞行的过程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,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。”Will对此不以为然,“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,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。对我来说,我只想好好活着,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,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。”在疫情新常态下,此后各地逐渐会有偶然散发确诊病例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Will正在空中进行高难度动作(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从零基础到可以自己独立飞行翼装,一共可以控制在十五万人民币之内,虽然这个价格看上去不算便宜,但这是很多人一年,甚至几年在这项运动上投入的花费,比网上那些传的很离谱的费用低多了。”Will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有风险,所以大家都会格外小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上海通报了两例本地输入性新冠肺炎病例。20日晚间,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发布微博称,两名患者来沪时均没有症状,而后相继被确诊。在疫情新常态下,此后各地逐渐会有偶然散发确诊病例是大概率事件,大家应该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节约费用,经常裹睡袋睡跳伞基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开资料显示,湖北汽车工业学院是一所省属普通本科高校,学校前身是1972年依托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(原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)组建的工人大学,1980年更名为二汽职工大学。1983年经国务院批准为全日制普通本科院校,正式命名为湖北汽车工业学院,原中科院学部委员孟少农任首任院长。1985年获得学士学位授予权,1994年列入机械工业部院校序列,2006年底从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划归至湖北省人民政府管理。